:美国税改可以“收割”全世界,中国会被“收割”吗?

美国参议院于12月2日以51票赞成、49票反对通过“史上最大规模”的税改法案。将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目前的35%大幅降至20%,同时分别下调不同收入档的个人所得税。并在未来十年增加大约1.4万亿美元的联邦赤字。

从立法进程上看,特朗普(Donald Trump)减税新政落地已“计日可期”,目前仅剩一步之遥。如果参众两院能将各自通过的不同减税法案版本协调一致,再经表决后交由总统签字,减税法案将最终成为法律。舆论的分析大多认为,完成这一程序已成大概率事件。

对于美国这次减税决定,有舆论分析认为,美国的减税规模如果达到1.4万亿美元,意味着少征收1.4万亿美元的税收,怎样来填补财政赤字这个窟窿是很大的问题。而且,美国税改只会给富人和大公司减负,对处于中低层的百姓用处不大,反而会拉大贫富差距。

也有分析指出,特朗普减税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,包括退出TPP,退出“巴黎气候协定”目的是要拉动美国经济增长,搞活美国经济。减税或许仅仅是特朗普新政“组合拳”之一。

如此,美国可以“收割”全世界,如果美国企业在别的国家高位套现,把利润和资金都带回美国后,一方面,美国政府也可以继续举债搞基建,增加工人收入,降低家庭负债;另一方面,企业加大在美投资,也可以带来就业和收入,降低家庭负债。因为减税,可能无法立竿见影,政府扩大税基取得回报需要时间,短期内政府的税收收入会减少,而美国要大搞基建,又急需钱。该如何解决这个矛盾的问题呢?无非是开源节流。对内,缩减军费和医疗开支。对外,掠夺更多资产,或者转嫁更多负债。

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中,没有捞到好处,只留下了1.5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,以及阴魂不散的恐怖主义。通过武力血淋淋的掠夺是下下策,而看不见的货币战争,才是上上策。

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,这一减税法案必将产生外溢效应,全球范围内类似“减税竞争”的局面正在上演。那么,特朗普减税中国会被“收割”吗?中国该如何应对?

对此,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、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,美国减税方案成功落地是大概率事件。因为前面有里根经济学的实践,又有美国在经济危机之后复苏和经济增长的基本面支持。

对于,美国减税对中国的影响,贾康认为:一是刺激在华的美国资本回流,二是外资回流或外企利润汇回可能给中国资本外流造成压力,三是特朗普税改法案获得通过,将提振金融市场对美元的信心,美元走强叠加资本外流,对人民币构成双重的贬值压力。

中国该如何应对?

近年来,中国舆论场多次掀起税负争议,2016年底中国还闹出“曹德旺跑了”风波,公众对究竟中美谁的税率更高议论纷纷,莫衷一是,税率成了高度敏感的话题。美国传出大幅减税的消息,再次带来了触动。不过,这件事比“曹德旺跑了”风波之后舆论场上的情绪性看法要复杂得多。

对此,贾康认为,在全球化时代,国际合作与竞争中的互动影响是客观存在、必然发生的。特朗普减税,也会以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市场主体选择“要素流动”方向调整预期的机制竞争压力,使中国有关部门更加注重把减税做实、做好、做充分,如把这种互动称为“减税竞争”,似乎也未尝不可。

从历史看,历次美国减税都在世界产生减税潮流,这由世界经济的竞争及美国的龙头引领作用决定的。例如里根(RonaldWilson Reagan)时期,撒切尔夫人(Margaret Hilda Thatcher)执政的英国也采取了供给侧管理式的减税,个人所得税、企业税负以及与投资相关的税负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。

而此次特朗普政府宣布大规模税改,业已引发了世界性的减税浪潮,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发达国家纷纷宣布下调企业所得税,比如,英国宣称至2020年将企业税下调至17%,印度推出了针对个人和中小企业的减税计划和税种减并改革。法国2018年预算案则计划减税108亿欧元。

贾康认为,特朗普的减税主要是大幅削减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,中国的减税方向则不在此。特朗普减税方案里面,企业所得税方面,中国走的比美国早,美国由35%降到20%的方案,中国实际上从35%降到标准税率的25%,高科技企业15%,中小企业的12.5%,小企业“减半征收”办法,还有地方政府广泛提供的“三免五减”等。(“三免五减”,即前三年免所得税,后五年减半征收所得税)中国在这一方面是走在美国前面的。

至于个人所得税,贾康认为,更是与美国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美国那边是占到美国联邦政府税收收入的47%左右,而在中国,早已边缘化地只占全部税收收入的6%左右。美国减的税收,总体来说是在直接税的概念之下做减税,中国直接税比重还非常低。

在贾康看来,中国企业负担除了税之外,还有非税,非税负担太多,太沉重。应该赶快减低,从五险一金到几百种行政性收费,这些企业有苦说不出来的一些隐性的负担,都要通过改革往下调节。这是中美双方明显不可比的中方弱项。

介于中国税制与美国有极大不同,中国必须“量体裁衣”。除必要的继续减税、税外的企业降负和积极的税改之外,中国至少还应抓住两件大事不放:一是政府精简机构,压低行政成本开支。比如,大部制改革和扁平化改革积极推进。二是积极推进PPP这一制度供给创新,扩大融资提升绩效。

美国税改客观上会对中国造成压力,促使中国进一步优化税制、减轻企业负担。显然中国不能照搬美国的做法,但其中的精神有共通之处,那就是应该尽可能降低企业负担。减税是美国、中国的共同选项,并都有原已积累的理性认识和经验,但中美税制结构迥然不同,中国减税切忌“东施效颦”、“邯郸学步”。

责编:

相关阅读

    暂无相关文章